1. <dd id="fxk1e"></dd>
      云南公司注冊
      昆明市民抗議PX項目

            5月4日,近3000名昆明市民聚集在昆明市中心的南屏廣場,抗議即將在昆明安寧新建的PX煉油項目。
















































      中國13個省PX項目分布圖



            PX是什么?         PX是英文p-xylene的簡寫,中文名是1,4-二甲苯,別名對二甲苯。PX(對二甲苯)用于生產塑料、聚酯纖維和薄膜。         【中文名稱】 1,4-二甲苯         【英文名稱】 1,4-xylene;p-xylene         【別名】 對二甲苯         【結構或分子式】 C8h10;C6H4(CH3)2 外觀與性狀無色透明液體,有類似甲苯的氣味         【分子量】 106.17 蒸汽壓1.16kPa/25℃ 閃點:25℃(閉式)         【熔點(℃)】13.2         【沸點(℃)】138.5         【溶解情況】不溶于水,可混溶于乙醇、乙醚、氯仿等多數有機溶劑         【主要用途】作為合成聚酯纖維、樹脂、涂料、染料和農藥等的原料         【密度】 相對密度(水=1)0.86;相對密度(空氣=1)3.66         【穩定性】 穩定         【危險標記】 7(易燃液體) 性狀無色透明液體,有芳香氣味,有毒!         2.對環境的影響:         一、健康危害         侵入途徑:吸入、食入、經皮吸收。         健康危害:二甲苯對眼及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高濃度時對中樞神經系統有麻醉作用。         急性中毒:短期內吸入較高濃度核武器中可出現眼及上呼吸道明顯的刺激癥狀、眼結膜及咽充血、頭暈、惡心、嘔吐、胸悶、四肢無力、意識模糊、步態蹣跚。重者可有躁動、抽搐或昏迷,有的有癔病樣發作。         慢性影響:長期接觸有神經衰弱綜合征,女工有月經異常,工人常發生皮膚干燥、皸裂、皮炎。         二、毒理學資料及環境行為         毒性:屬低毒類。         急性毒性:LD505000mg/kg(大鼠經口);LC5019747mg/kg,4小時(大鼠吸入)         刺激性:人經眼:200ppm,引起刺激。家兔經皮:500mg(24小時),中度刺激。         亞急性和慢性毒性:大鼠、家兔吸入5000mg/m3,8小時/天,55天,導致眼刺激,衰竭,共濟失調,RBC和WBC數稍下降,骨髓增生并有3%~4%的巨核細胞。         致突變性:細胞遺傳瀋分析:啤酒酵母菌1mmol/管。         生殖毒性:大鼠吸入最低中毒濃度(tdl0):19mg/m3,24小時(孕9~14天用藥),引起肌肉骨骼發育異常。         三、急救措施         不同暴露途徑之急救方法:         ˙吸入:當能夠安全進入災區時,將人員從暴露區移到新鮮空氣處。若需要,用氧氣救生器或相同設備,以實施人工呼吸。保持身體溫暖及靜止休息。立刻送醫治療。         ˙皮膚接觸:立即將受污染的衣服、首飾、手表等裝飾品及鞋子脫掉。用肥皂或中性清潔劑清洗感染處,并且用大量水沖洗直至沒有化學品殘留(至少15~20分鐘)。若需要,送醫治療。         ˙眼睛接觸:立刻在水龍頭或洗眼器沖洗眼睛十五分鐘以上,并將上下眼皮翻開慢慢轉動眼睛,直至沒有化學品殘留。如需要則送至眼科醫生處治療。         ˙食入:急電給予醫療上之建議。不要使意志不清人員嘔吐或喝飲料。當嘔吐發生時,保持頭部低於臀部。若人員意志不清醒,使頭部轉向一邊。立即將患者送醫治療。         最重要癥狀及危害效應:無此有效資料         對急救人員之防護:         1. 戴防護衣服(包含防溶劑手套)以免接觸污染物。         2. 戴化學護目鏡。         對醫師之提示:對於食入者考慮洗胃及活性碳漿。          生活中的PX       我們現在經常掛在嘴邊的“PX”其實就是“對二甲苯”,在現代生活中,它是一種重要的有機化工原料,主要用作生產聚酯纖維和樹脂、涂料、染料及農藥的原料,在車用高辛烷值汽油(相當于高標號汽油)的摻和組分及溶劑、生產香料、醫藥、殺蟲劑、油墨、粘合劑和染料等領域有著十分廣泛的應用前景。         PX用途很廣,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幾乎滲透了我們衣、食、住、行各個方面。比方說,年輕人愛喝的可樂等飲料的塑料瓶,它的主要原料就是PX。再看看服裝店里琳瑯滿目的衣服,現在很多衣服都是化纖的,耐穿又好看。要知道,PX就是化纖的主要原料哦!還有,現在老百姓都想買房,新房子得裝修啊,涂料又是什么做的呢?沒錯,PX也用作生產油漆溶劑。         以車代步是社會的發展趨勢。在汽車飛速增長的今天,汽油的需求量也在不斷增加。這個時候PX又派上用場了。PX是汽油的重要組成部分,在車用汽油的摻和組分領域運用廣泛。         PX到底有多毒?       對二甲苯低毒并不代表PX項目沒有風險性         其實公眾對于PX項目的質疑已經不是第一次。2008年,廈門就發生過市民質疑PX項目上馬的事件,最后導致該項目不得不改址建設。而大連這次民眾質疑的結果是讓已經投產的PX化工廠停產搬遷。         PX到底有多毒?PX項目對周邊環境和居民的威脅真有這么大嗎?         曾經參與南京金陵PX項目前期論證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南京大學化學化工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陳洪淵告訴記者,PX的化學名稱叫對二甲苯或1.4二甲苯,屬于低毒類化學物質。         我們都知道,苯是一種毒性很強的物質,在涂料、服裝等日常生活用品中存在,是危害人類健康的主要化學物質??陀^上講,對二甲苯有毒,但毒性要比苯和甲苯小很多。         陳洪淵說,在芳烴(或稱苯同系物,英文縮寫為BTEX,包括苯、甲苯、鄰二甲苯、間二甲苯、對二甲苯)系列中苯是最毒的,1982年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將苯列為人類致癌物,1993年WHO確定苯不僅是工業毒物,同時也是重要的環境污染物。美國國家環保局(US EPA)和國際癌癥研究署(IARC)均未把二甲苯列為致癌物質。         參加過所有大連化工項目環評報告的中石化總公司教授級工程師張慶說,苯系物是劇毒,能夠致癌,對二甲苯屬于苯系物的一個分支產品,也具有一定的毒性。但是,有毒的東西是有分類的,苯、二甲苯、對二甲苯的毒性是依次降低的。         臺灣國立清華大學化學系主任劉瑞雄也認為,對二甲苯是相對安全的,生理毒性很低,在臺灣地區就不屬于毒性管制品。         據悉,對二甲苯對環境的主要危害在于,如果PX在運輸、貯存過程中翻車、泄漏,火災會造成意外污染事故。因為PX對眼及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高濃度時,對中樞系統有麻醉作用,吸入較高濃度的二甲苯甚至會出現急性中毒。         記者了解到,目前對其毒性國際上存在爭議。一方觀點認為,PX有毒,是一種危險化學品,對胎兒有極高致畸形率,其蒸氣與空氣能形成爆炸性混合物。另一方認為,PX屬低毒物質,缺乏對人體致癌性證據。              陳洪淵說,關于PX環境污染對人體健康的影響要有一個正確的科學認識。人體健康受污染影響有三種途徑:吸入、口服和皮膚接觸。對于大氣污染來說,影響的主要是第一種途徑,即吸入有污染的空氣。但是否對人體健康造成傷害,還要取決于人體暴露水平(接觸毒物的概率和劑量或濃度)以及接觸時間。         在美國、加拿大,澳洲以及亞洲許多國家都普遍采用的MSDS (Material Safety Data Sheet化學品安全說明書)文件上看到,關于對二甲苯有著這樣的描述:“毒性屬低毒類,侵入途徑:吸入、眼、皮膚、誤食。”“對眼及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高濃度時對中樞神經系統有麻醉作用。”         據悉,MSDS是目前國際上最權威的有關化工生產和銷售的標準,是化學品生產或銷售企業按法律要求向客戶提供的有關化學品特征的一份綜合性法律文件。內容主要是提供化學品的理化參數、燃爆性能、對健康的危害、安全使用貯存、泄漏處置、急救措施以及有關的法律法規等十六項內容。         但是,綠色和平組織污染防治項目資深主任馬天杰卻認為,對二甲苯本身的低毒性并不能說明PX項目沒有風險性。         “我們不能單獨以看待二甲苯有沒有毒性,來確定它是一種危險的化學品,首先它是有刺激性的,另外它也是一種易燃品。雖然世界衛生組織還沒有特別強的證據來證明它能夠致癌,但是PX本身的性質和危險性不能等同于整個PX項目的環境風險,因為項目本身涉及到的化學品不止PX,還有其他一些危險化學品,它們應該全部被考慮在建設這個項目的時候的環境風險中。”馬天杰說。         據悉,大連PX項目除了生產對二甲苯外,每年還同時生產10萬噸鄰二甲苯、10萬噸液化氣、6億立方氫氣、10萬噸6#溶劑油、10萬噸120#溶劑油、40萬噸甲苯、20萬噸抽余油等多種產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化工專家表示,作為一個石油化工企業,產生污染是肯定的,勿庸置疑。比如在生產對二甲苯的過程中就會產生鄰二甲苯和苯,其毒性要遠高于對二甲苯。民間對這種項目有抵觸也是正常的。         但是,這位專家同時強調,不能說因為它有污染,就不能生產了。像化學合成制藥行業,是污染最重的行業,它的排污量是大宗化學品(合成氨、尿素、乙烯等)的15~20倍,但還得生產,它是人們不可缺少的醫藥品。         “我們穿的衣服、使用的物品很多都是以對二甲苯為原料制成的,我們的生活已經離不開它了,公眾不要對它產生恐慌,大連民眾的反應有些過度了。”劉瑞雄表示。         專家指出,中國在發展經濟,PX是基礎產業,也是需要發展的一個重要產業,生產還是必要的。關鍵是否能保證污染物排放量控制在國家規定的排放標準以內,達標排放的污染物進入大氣環境后,能否符合國家環境質量標準。         國際上沒有必須選址距離城市100公里的規定         對于PX項目,很多人所擔心的是一旦發生重大泄漏事故是否會對人群的生命健康造成威脅,這種擔心是可以理解的。此前,國內的PX裝置也是出過事故的。2000年,國內某化纖廠一套25萬噸/年PX項目發生火災。事后調查,主要是設計上有欠缺,塔底沒有切斷閥,火焰超過100米,燒了十幾個小時。這次重大的事故造成3名操作工人遇難,并對當地的大氣環境產生了污染。在對廈門PX項目的反對聲中,有專家提出“國外PX項目必須選址在距離城市100公里外的地方”的觀點,同樣出現在這次大連PX項目的反對聲中。         據悉,大連PX項目選址距大連市區21公里,距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13公里,距離小孤山居住區7.5公里。         到底國際上有沒有PX項目必須選址在距離城市100公里外的規定呢?         陳洪淵院士說,“我沒有聽說過國外有相關規定,這只是以訛傳訛。國外很多PX項目距離居民區很近。”         通過查詢資料看到,國際上一些PX項目距離城區要比大連PX項目還要近。比如,美國休斯頓PX裝置距城區1.2公里;荷蘭鹿特丹PX裝置距市中心8公里;韓國釜山PX裝置距市中心4公里;新加坡裕廊島??松梨跓拸SPX裝置距居民區0.9公里;日本橫濱NPRC煉廠PX裝置與居民區僅隔一條高速公路。         而在國內,天津石化PX裝置距大港區中心5公里;青島麗東化工有限公司PX裝置距居民區僅為600米;上海金山石化PX裝置距居民區最近距離約1公里。         劉瑞雄告訴記者,國際上沒有相關的規定,臺灣要求不能把化工廠建在城市中,要單獨成立石化專業區,距離居民區500米以外的范圍內。         “大連PX項目完全符合國內PX項目選址先例和國家環評標準。”負責項目環境評估的大連市環科院對外公開表示。大連PX項目建設項目的選址和防護距離是通過環境影響評價,經過相關專家嚴格科學計算和反復論證確定的。         按照國家環保部規定,對環境存在污染風險的項目,選址距離的確定通常有三種技術方法:安全防護距離、衛生防護距離和大氣環境防護距離。         安全防護距離主要是指在發生火災、爆炸、泄漏的安全事故時,防止和減少對人員傷亡、中毒、鄰近裝置和財產破壞所需要的最小的安全距離;         衛生防護距離,主要是指裝置或設備無組織排放源,或稱面源(高于15m的煙筒或排氣筒為有組織排放,或稱高架點源),排放污染物的有害影響從車間或工廠的邊界至居住區邊界的最小距離。         專家介紹說,PX項目可能發生的風險事故主要分為兩大類:火災爆炸事故和化學品泄漏事故。預測結果表明,火災爆炸事故近距離內對建筑物和人員均會造成嚴重損害,但影響范圍大約為100米。統計顯示,石化行業構成對環境重大影響的事故概率在1×10-5次/年,即十萬年一遇。         大連市環保局稱,經過環評確定并獲得批準,大連PX項目的中間罐區、聯合裝置及碼頭罐區的防護距離均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業標準-石油化工企業衛生防護距離(SH3093-1999)。         但是,馬天杰認為,目前國內一些大的化工項目環評報告也的確存在走過場的問題,因為這些大的化工項目動輒是幾十億、上百億的投資,對地方經濟的拉動效應是非常明顯的,這造成一些化工項目“未批先建”。他說,包括大連的PX項目,從媒體報道來看,在審批之前就已經建設開工了。很多大的化工項目都建立在環境敏感區,人口稠密區。         馬天杰以他關注的重慶巴斯夫的MDI項目為例,“當時規劃在三峽庫區,在長江上游建設這樣的一個化工廠。MDI這個產品本身危害性一般,但是生產MDI的過程中用的化學品,比如說硝基苯,它都是危害非常大的,所以在考慮一個項目的環境風險的時候,不能只考慮它生產什么東西,還要考慮它用到什么東西,因為這些都很可能儲存在它們一個產區周圍或產區里面,那么它們也應該被計算在風險之內。”         “正因為如此,這樣的化工項目一般都建立在環境風險地帶,環境敏感區,才會造成公眾的擔心,我認為這些擔憂是合理的。”馬天杰說。         一位參加大連PX項目環評報告的專家說,該項目一期40萬噸的環評報告中根本就不涉及防波堤的問題,項目選址是在距離海邊很遠的地方80米高的地方,根本看不到海。但是,在二期擴建的過程中,由遼寧省環保局負責環保報告審批,規劃產生了變化,在海邊設計了原料罐等設施,并設計了防波堤。         大型化工項目普遍存在信息公開不足問題         一位參與項目論證的環保部專家也在早前指出,大連的PX項目在大連市民中知道的很少,政府在信息公開上做得不夠好。         綠色和平組織污染防治項目資深主任馬天杰說,中國環境項目在信息公開上還有很多的不足。“首先在規劃時,沒有征詢公眾的意見,或者環境影響評價或是環評報告,不向公眾公開,或者是很有限地向公眾公開。”馬天杰說。         他告訴記者,很多在中國設立了生產型工廠的跨國公司,在其本國或其他國家都主動公開了這些信息,但在中國卻沒有。中國相關法律不健全和一些政府部門的不作為,讓他們鉆了空子。這勢必造成項目建成之后,公眾沒有一個接受度,接受度非常低。“相關信息不公開是公眾產生恐慌的直接原因。”馬天杰說,國外的經驗就是信息公開和聽取公眾的意見,在項目建設之前就應該做到,是一個很基本的步驟。         另外,環評報告也應該公開,讓公眾和專家有參與意見的機會,讓他們充分發表意見,把可能的風險考慮在內,在這種前提下再建設這個工程,這樣才能更大限度地保證項目的安全。         8月16日,大連市政府召開專題會議,聽取福佳大化PX項目停產工作進展情況,對下一步工作進行部署。但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化工專家說,對于化工廠來說,停產和搬遷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比起生產環節來說,更容易產生問題,一旦含有苯的化學物質發生泄漏和爆炸,后果不堪設想。另外,對于一個剛剛上馬兩年多的項目,企業已經投資了上十億,就面臨停產和搬遷,其中的損失由誰來擔負也是問題。         中國13個省PX項目分布圖         2007年以來,成都、南京、青島,福建,大連各地陸續傳出抗議PX(對二甲苯)項目的聲音。         比如,2007年6月,廈門市民以“散步”的方式成功抵制PX項目在人口稠密的海滄區落戶。最后該項目落到了臨近的漳州古雷半島上。         又比如,今年8月8日,受強熱帶風暴“梅花”的影響,大連福佳大化石油化工有限公司PX項目防波堤發生潰壩,雖未發生泄漏等連帶事故,卻引起部分大連市民對PX項目的關注。         雖然PX(對二甲苯)屬于低毒的化學原料,而且沒有證據表明它會致癌,但是人們對它還是充滿了戒心。而在一些媒體的報道中,PX已被貼上了“劇毒”與“致癌”的標簽。         據財新統計,截至2009年底,中國大陸范圍內共有13家PX生產企業、16套生產裝置。         近十年來,國內的PX產能和產量翻了不止一番,但用量需求增長得同樣迅速。在這種背景之下,從沿海的上海、大連、青島,沿江的南京、洛陽,到內陸的烏魯木齊,PX版圖不斷擴張。         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石化輕紡發展部石化化工處處長郭琛曾撰文指出,2009年,國內PX產能已達每年725萬噸,實際產量約為480萬噸,而當年市場表觀消費量約為817萬噸。2010年,國內市場的PX表觀消費量已經超過900萬噸,盡管近年來PX自給率不斷提高,市場需求缺口依然明顯。         這個缺口產生了豐厚的利潤,引得國內不斷發展PX。據郭琛預測,在未來10年內,年產80萬噸的PX項目還需要新建10余個。         福佳大化PX項目前世今生         核心提示:這個總占地面積達80公頃的項目,含流動資金共投資95億元,也成為目前中國單系列規模最大的芳烴項目之一。         大連市政府兩天前的一個決定,可能使其數年來全力支持的福佳大化對二甲苯(PX)項目面臨投產不久即搬遷的命運。         9日晚,大連市政府召開專題會議,將發生潰壩事件的大連福佳大化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稱“福佳大化”)PX項目搬遷問題,正式擺到政府工作議程上。         大連市政府新聞發言人賈立庚表示,會議決定由權威部門和相關專家組成調查組,對福佳大化PX項目的安全狀況進行全面調查和評估,給予科學和負責任的解釋;對PX項目搬遷問題進行論證,并盡快提出方案。         此前一天,PX年產能達70萬噸的福佳大化遭遇臺風“梅花”沖毀防波堤的險情,堤壩兩處局部坍塌。經多方努力,潰壩決口全面封堵完畢,化工儲罐未發生泄漏。目前,施工單位正在加固修復,工廠已處于安全狀態。         潰壩事件發生后,大連市政府官員曾經到福佳大化對安全問題進行考察,并注意到了近期市民的情緒。         而2008年以來,大連市委、市政府乃至遼寧省政府方面,一直對該項目予以全力支持或高度評價。         PX是一種基礎的芳烴化合物。         目前對其毒性,國際上存在爭議。一方觀點認為,PX有毒,是一種危險化學品,對胎兒有極高致畸形率,其蒸氣與空氣能形成爆炸性混合物。另一方認為,PX屬低毒物質,缺乏對人體致癌性證據的物質。         省市官員曾多次視察支持         據了解,大連市政府昨日上午曾邀請十多家媒體座談,就PX項目事件聽取意見。在會上,央視記者談及8日事故當天記者遭福佳大化員工毆打之事,要求大連官方保障媒體的正當采訪權利。         一位消息人士說,大連市政府近年來也注意到了福佳大化PX項目的安全問題,早有計劃將其搬遷至距離居民區較遠的區域,但潰壩這一突發事件使得政府將搬遷論證問題對外公布。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昨日致電大連市政府多位官員。他們均出言謹慎,但表示大連市政府對處理PX后續問題“態度堅決、認真”,對于政府是否早有搬遷該項目的計劃、搬遷時間表以及安全論證將多大程度上引入公眾參與,均未給出明確答復。   福佳大化由福佳集團旗下企業和大化集團合資成立,是國內首個由民營企業控股的PX項目。         獲得的資料顯示,這家公司由大化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出資4900萬元,民營企業大連福佳投資有限公司出資5100萬元組建,2006年6月注冊成立,法定代表人由福佳集團董事長王義政兼任。5年來,這家公司的股權幾經變動,但一直沿著福佳集團追加出資額、增持股份的方向發展,股東卻一直是上述兩家。最近一次追加出資額后,大化集團共出資2.45億元,福佳方面共出資10.8億元。福佳方面的股權從最初的51%增長到81.5%。         福佳大化PX項目2005年12月得到國家發改委核準,2007年10月項目開始土建施工,2008年11月完成裝置建設,2009年5月進入試生產。2009年6月,該項目正式投產。大連當地媒體曾表示,大連石化產業有“油頭”無“化身”的歷史由此改寫。         這個總占地面積達80公頃的項目,含流動資金共投資95億元,也成為目前中國單系列規模最大的芳烴項目之一。         公開資料顯示,福佳大化曾經獲得國家發改委5000萬元的專項國債補助。在該項目的不同階段,遼寧省省長陳政高、2008年時任大連市市長的夏德仁(目前為遼寧省委副書記)、2008年時任大連市委書記的張成寅(目前為遼寧省委副書記)均曾經到項目現場視察。夏德仁在2008年11月視察時還表示:“市政府及相關部門一定盡全力做好服務工作,確保項目建設成功。”         芳烴是以煉油廠副產品為原料的,經過再加工,可生產很多產品,如合成聚酯纖維、樹脂、涂料、染料和農藥等。大連有中法合資的西太平洋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是全國首家大型中外合資石化企業。中方股東為中石油集團,法方股東為道達爾公司,年煉油能力超過1000萬噸。但其副產品石腦油在大連當地缺乏企業來承接加工,直至福佳大化誕生才改變這一局面。         福佳13年發家史         投巨資建設福佳大化項目的福佳集團13年前創立,迅速發展為大連明星企業。         福佳集團是大連市政府重點扶持的股份制企業,是大連市“十大著名民營企業”之一。如今的福佳集團是通過消防、房地產和石化這三次業務布局形成的。據接近該公司的人士表示,1998年,消防兵出身的王義政創立了福佳消防工程有限公司和安富消防設備制造有限公司,“經過短短兩年時間打拼,福佳就幾乎包攬了大連市2/3的消防工程”。         公開資料顯示,2000年,借大連市政府進行城市改造、搬遷出數十家城市工業企業之機,福佳集團進入房地產業,開發了首個項目府佳家園。到了2003年,大連官方提出城市建設“西進北拓”,由此,福佳集團更是以每年近60萬平方米的開發量,幾年間累計開發房地產面積達500余萬平方米,開發足跡遍布大連市主城區、新市區、開發區、金州區等區域,在住宅和商業地產領域均增長迅速,成為大連地產市場的主要企業之一。         大連“唯一的網絡新聞媒體和重要外宣窗口”——大連天健網上的一篇文章稱,王義政早就從政府工作報告中領悟到了城市的拓展方向,更覓到了企業的發展先機。他說:“民營企業要在國民經濟建設主戰場有所作為,就要為城市,為百姓,為政府解決實際困難。”         天健網上的那篇文章是這樣描述福佳集團2005年涉足石化行業的:“在做出進軍石化產業的決策前,王義政的案頭堆的都是關于芳烴的大量資料……芳烴產品目前在國內市場的缺口很大,如果上馬大型芳烴項目,就可以填補國內市場60%~70%的缺口,結束我國芳烴長期依賴進口的局面……在所有的研究都結束后,王義政覺得,芳烴項目是時代送給福佳的一個禮物……福佳參與芳烴項目的建設,參與國企改造和產品結構調整,延伸大連石化產業的‘食堂產業鏈’,既是承擔社會責任,也是本身做大做強的一個良機。”         有消息顯示,目前,王義政已經把自己的精力重點投入到石化項目上,其他所有項目則分給手下的副總們去負責。         據上述接近福佳集團的人士表示,福佳大化已經準備在現有的與30多個國家和地區貿易往來的基礎上,進一步開拓產品銷售渠道。         據福佳集團自己的數據,2010年,集團涵蓋石化、地產、商業、物業、酒店、貿易、金融投資等業務,年產值238億元。當年,福佳集團繼前一年入選“中國服務業企業500強”之后,首次進入中國企業500強,排名第427位,并以200.6%的收入增長率,榮登收入增長最快的五百家企業之首。         福佳集團網站的信息還顯示,該公司在遼寧全省“民營企業綜合實力評比”中名列第四位,納稅高居第二位,是“推動遼寧省經濟騰飛發展的重要力量”。         7月底,王義政剛剛獲頒“2010年度遼寧十大經濟人物”稱號。         2007年9月,由世界經濟論壇主辦的“夏季達沃斯”論壇在大連舉行,該公司成為“世界經濟論壇”的成長型企業簽約會員,福佳集團由此增加了同世界500強企業及全球政府要員對話的機會。         低調王義政         關于王義政其人,福佳集團高級副總裁賈喜森2006年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王義政是個有膽識的人,敬業,生活簡樸,中午會跟員工一起在黃金吃飯,“用人很嚴格,看人也很準”。         王義政1968年出生在大連下轄的莊河縣(目前為縣級市)一個貧寒農家,年輕時在大連做過幾年消防兵,后轉業到大連市房產局做行政工作,1996年辭職下海,1998年創立上述兩家消防領域的公司。         關于如何處理好與政府的關系,王義政曾經表示:“民營企業要中規中矩,要為政府解決現實困難,政府有困難,企業要沖上去。”         王義政相當低調,幾乎不接受媒體采訪,也不喜歡四處演講。         PX項目遍布沿海內陸         據不完全統計,除福佳大化外,中國大陸目前已建成的PX項目至少有10個,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區,分別是揚子石化年產80萬噸PX項目、遼陽石化年產70萬噸PX項目、青島麗東化工年產70萬噸PX項目、鎮海煉化年產65萬噸PX項目、金陵石化年產60萬噸PX項目、天津石化年產39萬噸PX項目、上海石化年產25萬噸PX項目和齊魯石化年產6.5萬噸PX項目。內陸地區亦有兩個項目,分別是洛陽石化年產21.5萬噸PX項目,以及烏魯木齊石化年產100萬噸PX項目。         至于在建項目,PX產能達到 65萬噸/年的中石油四川石化煉化一體化項目有望明年投產;中石化江西九江的PX工廠也預計明年完工,產能60萬噸/年。而從廈門移至漳州古雷的PX項目則將于今年年底基本建成;海南儋州洋浦經濟開發區60萬噸/年的PX項目則預計今年開工。          廈門PX項目事件始末:化學科學家推動PX遷址         歲末的廈門,再次激蕩出不平靜。備受關注的PX項目爭議事件,又有了新的進展。         種種跡象表明,面對幾乎一致反對的聲音,政府在對項目的態度上出現了松動。         12月8日,福建省廈門市在網站上開通了“環評報告網絡公眾參與活動”的投票平臺;12月13日,廈門市政府開啟公眾參與的最重要環節——市民座談會,市民參與踴躍。         有媒體報道,福建省日前召開了省委所有常委參加的專項會議,會議形成一致意見:決定遷建廈門PX項目,預選地將設在漳州市漳浦縣古雷半島。同時,廈門市委、市政府高層官員當晚已同翔鷺集團高層初步達成遷建意向。         這個消息目前尚未得到權威部門的證實。         有評論指出,這是一場民意的勝利。         噴薄而出的民眾意見,阻擋了一個龐大的化工項目?;仡櫼荒甓鄟碛嘘PPX項目的激烈爭論,事件之初,正是廈門大學的一名教授,以科學家的社會責任,告訴了民眾什么是PX工程。         她就是趙玉芬,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廈門大學化學系教授。從小在臺灣長大,1971年考取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留學深造,1975年獲化學博士學位并開始從事博士后研究工作。1979年,趙玉芬卻毅然回到了祖國。先后在中國科學院化學研究所及清華大學工作。         趙玉芬不是第一個知道PX危害的人,但她是最先站出來的人。         2006年11月,趙玉芬從廈門本地的媒體上看到一則PX項目開工的新聞。“由于PX是對二甲苯化學名的縮寫,當時我也沒有一下子意識到。后來,才清楚是對二甲苯。”         對于一個從事化學研究的專業人士來說,不留心都會忽略。趙玉芬想,普通民眾肯定不知道PX是怎樣的一個項目。         趙玉芬憂心忡忡,覺得必須通過正面渠道解決問題。同時把這個情況跟同在廈門大學的其他幾位科學家作了溝通。         2006年11月底,趙玉芬被邀請參加廈門市部分干部的科普學習會議。由于事先被要求不要在會上提及PX,作為到會的三位專家之一,她如坐針氈。         隨后,趙玉芬、田中群、田昭武、唐崇悌、黃本立、徐洵6位院士聯名寫信給廈門市領導,從專業的角度力陳項目的弊端。         2006年12月6日,還是這幾位院士,面對面與廈門市主要領導座談,未能取得進展。         2007年3月的全國兩會上,趙玉芬聯合百余名全國政協委員,提交了“關于廈門海滄PX項目遷址建議的提案”。         提案中提到“PX全稱對二甲苯,屬危險化學品和高致癌物。在廈門海滄開工建設的PX項目中心5公里半徑范圍內,已經有超過10萬的居民。該項目一旦發生極端事故,或者發生危及該項目安全的自然災害乃至戰爭與恐怖威脅,后果將不堪設想。”         這份105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的提案中,有幾十所著名高校的校長以及十多名院士。         至今還不被外界知曉的是,在這次兩會上,趙玉芬準備了三份風格及內容截然不同的材料。         一份是她在參加小組討論時,針對PX項目的發言稿,一份是提交的提案,還有一份是提供給《政協信息》的材料。三份材料,雖都是針對PX項目,但角度各有不同,一份比一份理性。         后來被廣為流傳的是她的發言稿,這是一次很煽情的發言。“雖然這份發言稿上包含的數據遠不如其他兩份,但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趙玉芬說。         “從專業的角度說,我更清楚其中的嚴重性。反映出來的數據和觀點,都是以學術的態度進行了專業的論證,既然要想正面地解決這件事,不是光扯著嗓子喊上兩句就可以的。”         即便是趙玉芬在開完兩會回到廈門大學后,她和其他幾位科學家還針對PX項目做了第二次論證。         他們檢索了國內外大量的資料,分析PX項目中化學物品對大氣和環境的影響。最后形成的報告雖然只有幾頁紙,卻花費他們大量時間和精力。         在這場影響深遠的PX項目爭論中,并不是趙玉芬一個人在戰斗。在她的身后,有一群可親可敬的科學家,以他們的治學為人之道和對社會的責任,力阻PX項目落戶廈門。         廈門大學環境科學研究中心教授袁東星是其中之一。對項目可能產生的危害性,她進行了艱難的求證,從一遍遍的模擬實驗到繁瑣的資料收集。         袁東星教授的一些擔憂,在提案中是沒有被具體提到的,但這絕對是一組讓人震驚的數字。         根據初步估算,加上翔鷺石化在廈門已經投產的PTA(苯二甲酸)項目,一旦PX也開始生產,每年將有大約600噸的化學物質不可避免地泄漏到大氣中。         “哪怕這個項目采用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環保生產設備和工藝,這600噸的泄漏也是無法控制的。這個被稱為是化工企業的跑冒滴漏現象。”         她說,就比如我們在家里炒菜時往鍋里添加酒或者醋一樣。盡管我們是往鍋里添加,但鼻子卻能嗅到酒或醋的味道。因為在我們添加的過程中,已有少量的酒精和醋揮發到了空氣中?;て髽I在生產的時候,各種流程和環節不可能避免這種泄漏。         對于從事環境化學研究的袁東星來說,專業領域有一個共識,那就是化學物低劑量的長期暴露是相當危險的。因為到現在為止,很少有專家或者機構對這種長時間跨度下化學物的影響及危害進行過全面深入的研究。         除此之外,還有化學物泄漏后與一些不確定物質結合在一起產生的協同效應和加和效應。它們帶來的危害可能遠遠比單純的單一化學物揮發要厲害得多。         “這個項目每天大約要消耗5000噸左右的煤,這一點對廈門空氣質量的影響也不容小視。”趙玉芬告訴記者。         “我們并不反對PX項目,而是認為它應該遷址到在一個合適的地方。”趙玉芬和其他科學家們在向公眾傳遞了有關PX項目的信息之后,并沒有停止他們的責任。         在經過求證和了解之后,他們向廈門市政府提出了幾個遷址的建議。一個是湄洲灣,一個是漳州漳浦的古雷半島。         湄洲灣已經是一個比較成熟的石化基地,接納PX項目有可行性。漳浦的古雷半島是一個直徑為20公里左右的海島,周邊荒涼,島上只有一個鹽場。最適合PX項目。         由于PX項目每年能給廈門帶來800億元的GDP,這些科學家們思考起了經濟學的問題,他們建議廈門市政府通過“飛地”的形式來解決PX項目的爭議。即政府在外買地,或者總部設在廈門,企業在漳州,項目帶來的利益兩地共享……         而這一切體現了科學家們的責任,而這些責任卻并不應該由他們來承擔。         出乎意料的是,當這場持久的PX項目之爭即將結束,民眾將迎來勝利曙光之時,這些科學家們又悄然隱退。12月21日,記者致電趙玉芬院士,她的助手婉拒了記者的采訪請求。事實上,在6月1日之后,她再也沒接受過媒體采訪。而她此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頻頻提到的“學者的社會責任”,至今還在這個年度中回響。

      (責任編輯:云南工商代理網)

      收藏
      0
      有幫助
      0
      沒幫助
      0
      日本娇妻在丈面前被耍了在线,亚洲愉拍自拍欧美精品,女女互慰揉小黄文,japanesexxxx日本熟妇伦